当前位置:安徽慈光放生网 > 放生果报 > 正文

杭州河蚌去哪里放生,中国讲经网正式于杭州上线

2024-02-12 11:06作者:admin

一、吉林哪里可以放生黄鳝

1、自2008年以来,中国佛教协会已经连续举办了6届"汉传佛教讲经交流会",并且组织讲经交流巡讲活动,推广讲经交流成果。借此春风,全国各地的讲经交流活动如雨后春笋,蓬勃开展,带动了全国佛教界逐步形成读诵经典、研习经典、讲授经典、实践经典的良好风气,加强自身修学,端正学风道风。全国汉传佛教界弘法利生、服务社会的积极性、主动性进得到了进一步提高,成效显著,反响热烈,得到了党和政府的肯定和鼓励,得到了广大佛教四众弟子的认同、赞叹和支持。

2、2011年,中国佛教协会批准杭州佛学院为"汉传佛教讲经交流基地",使汉传佛教讲经交流会有了一个系统、可靠、优秀的载体和平台,佛教讲经弘法事业蒸蒸日上。现在,在中国佛教协会的领导下,由"汉传佛教讲经交流基地"建设的"中国讲经网(网址)"正式上线。它是由中国佛教协会指定的全国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专业、权威汇聚"汉传佛教讲经交流会"资讯的综合类佛教讲经网站。在这里,你可以观看到"汉传佛教讲经交流会"的最新资讯,一睹每一位讲经法师的风采。欢迎广大网友信众关注。阿弥陀佛。

3、大菩文化记者:光泉大和尚您好,灵隐寺作为中国佛教十大古刹,最近的一次传戒是在什么时候,今年重开戒坛,又是一个什么因缘?

4、灵隐寺最近的一次传戒是在民国七年,到今天已经95周年,所以说今年我们在灵隐寺又举行一个二部僧的传戒活动,那么今年我们这次就是为了纪念民国七年的那次传戒,因为民国七年的那次传戒可能大家都知道,当时出了一个高僧就是弘一大师,弘一大师在1918年的时候就是他出家以后,就在我们灵隐寺受具足戒,所以我们今年也是为了纪念弘一大师在我们灵隐寺受具足戒95周年,我们特意的举行了这一次传戒法会。

5、大菩文化记者:在这之前寺院的常住都做了哪些准备工作呢?

6、灵隐寺常住其实从去年就开始筹备了,去年我们在酝酿着今年要举行纪念弘一大师的这个活动,当时我们也考虑到底怎么来做,后来想到我们还是跟民国七年那样,就是我们也来传一坛戒,但是当时非常担心,就是灵隐寺这么多年来没有传过戒,我们也没有经验,所以后来通过我们大家商量讨论决定以后,还是要搞传戒,举行传戒法会,这样我们就向中佛协申请,中佛协非常支持,同意我们举办这次的传戒法会,所以我们在得到中佛协的支持后,就抓紧时间进行了一些筹备包括从硬件改造,因为灵隐寺地方相对稍微大一点,但实际我们住宿还是比较紧张,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们就抽出了几个坛口,比较大的地方,然后我们对于周边的一些设施包括卫生设施都进行了改造,那么让这些住宿的地方跟整个的卫生设施都配套,能够让新戒能够洗澡等等方面都能适应,同时包括吃饭的地方,我们也进行了一些准备,所以这次我们从吃住行这几个方面我们都进行了充分的准备。

7、大菩文化记者:那您觉得在寺院传戒,或者在佛学院修学,在僧才培养方面有什么不同?

8、传戒和佛学院的培养是不一样的,因为佛学院的培养其实是一个长期的一个工作,比方说佛学院的培养过程当中至少一届学生,我们是四年制的,那他们至少在这里生活4年,而传戒只是一个月,这是一个方面,第二个方面佛学院在培养我们在日常生活当中,我们有一点细水长流的感觉,通过我们长时间的潜移默化来对他们进行教育,而且不仅仅是这样,同时还从教礼、教育方面对学生进行教育,培养他们是一种管理方面的素养,那传戒就不一样了,传戒因为它是短期的,它实际上只有1个月的时间,今年我们传戒总共是36天,我们28号出坛,9月26号进坛,10月28号出坛,实际时间有30多天,但是在这短短的30多天,我们给他们进行的培训主要是如何养成他的僧格,就是一个僧人刚出家的时候可能什么都不知道,甚至有些连为什么要出家都不明白,那么通过戒期的生活,我们在这第一关的时候我们给他种下一个善良的种子,也就是种下一个今后能够成佛做主的这么一个种子,也是一种养成他良好僧格的一个开始,所以说在戒期当中,我们管理也是相当严肃,相当严格,所以我们从开始的新戒报名审查就开始严格审查,然后来报到的时候我们又进行了面试,面试当中主要是五堂功课,包括必要的一些丛林的规矩,然后进坛以后我们严格管理,所以说灵隐寺我们这一次虽然新戒的人数不是特别多,中佛协批准我们有300新戒,实际上我们真正的新戒290人,我们还有大批的杭州的寺庙的一些法师执事进行增戒,也有将近50多人,所以这次我们有大约340人,人不是很多,但我们引礼安排了将近20人,连开堂算进去我们21个引礼,所以管理人员我们是别人的一倍,其他寺院一般戒场三四百人也就10来个引礼,但是我们用了21个,目的就是加强管理,并且这些引礼也是从这个戒场的管理当中能够学到更多的东西,也学到如何去管理这些僧人,所以作为我们常住来说,也是我们管理、学习对传统的规矩,作为我们也是学习的机会,那么作为新戒来说,也能得到一个严肃的对待,所以说戒期结束以后我们还开了茶话会,跟新戒一起开了座谈会,新戒们都非常热烈,他们都非常感恩常住,那么像这种情况我觉得我们灵隐寺在这方面也按照中国佛协的要求,一些国家宗教局的要求,我们对于传戒的一些基本的要求做到了,其他有些地方出坛的时候赶快走,而我们真正的戒期是到菩萨戒是到农历的十九就完成了,23号就完成了,但是我们出坛是到25号再出坛,后面受过菩萨戒又留了一个星期,受了菩萨戒后这些新戒面貌更加的好了,精神面貌各方面都更加好了,所以说我们后来在27号在我们灵隐寺就举行了由中佛协在灵隐寺举行大型讲经法会,其中就有我们新戒男女众500多人,全部都参加了这个讲经活动,整个秩序包括他们的风貌那完全跟进坛前完全不一样,进坛之前开始的时候,也头疼,什么都不懂,甚至有些还调皮,但是到了10月28号,特别是27号上午我们举行讲经法会,有2000多人参加,秩序井然,中午我们又打千僧斋,这些新戒全程的都参加了,整个精神面貌在中国佛协以至于全国佛教界面前展现了他们的风貌,是非常不错的,所以我们也对他们寄予了很大的期望,28号早上发戒牒出堂,要我去开示,我跟他们说我是期待着我们这次的传戒活动跟我们民国七年那次传戒一样,能够出一些高僧,民国七年出了一个弘一大师,我们这次传戒我希望若干年以后出现3个、5个,甚至10个、8个弘一大师,大家都很有信心很高兴,所以作为我来说我认为这次传戒还是非常成功的。

杭州河蚌去哪里放生,中国讲经网正式于杭州上线

9、大菩文化记者:我们这次传戒,从出家年龄或文化素质等方面,能否跟我们简单的介绍一下各地戒子的一些情况?

10、新戒这一次我们的传戒应该说我们在开始报名的时候就逐个审查,超过60岁的我们基本上不收,那么这里必须要满因为我们认为你登台的时候,台上十师就要问,年满20否,那你这个年龄不到,在台上面就打妄语,这个就不行了,从基础上面就给人家不好的印象,对我们戒法来说也不对,对新戒来说他们心里也会留下阴影,所以说我们还是如法的做,这次基本上是20以上60以内这么一个年龄段,但是我们的平均年龄基本上就是30岁左右,基本上都是年纪轻的,年纪老的没几个,所谓的年纪老的也就是超过50的没几个,所以年龄还是比较年轻化,但是文化程度素质最高的我们有教授级的,有出家教授来受戒的,最低的有些是小学,初中也有,参差不齐。

二、黑龙江田鸡去哪里放生

1、大菩文化记者:本次传戒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您觉得对灵隐寺和杭州佛教有什么重要意义,今后在传戒方面有什么计划?

2、对我们杭州佛教协会或者杭州佛教界、杭州灵隐寺来说这一次的传戒我觉得意义很大,尽管我们在2000年的时候在上天竺当时我们也传过一次戒,但是我想我们这次传戒的话,比2000年的那次可能意义更重大一点,尽管我们2000年那次传戒是跨世纪的,因为它是2000年的12月开始到2001年1月份结束的,是跨世纪的,跨了一年,那个意义也非常重大,因为跨世纪的很少,这样的戒期很少,那么像我们今年我觉得我们从如法如律的这个角度去讲,我觉得更有意义,为什么呢,因为最近几年来,中佛协,国家宗教局一直在倡导以戒为师,如法如律的去丛林生活,宗教生活,所以说在戒期当中如何做到规范传戒,我觉得这个还是很重要,所以灵隐寺这次我们规范的在那里传了这坛戒,并且在杭州来说,我们这么多年,从2000年到现在也十几年没传戒了,我们这次再传一次戒的话,应该对于杭州佛教史来说,都会载入而占一席之地,特别是对于今后大型活动的管理,组织,准备,从这个角度来说也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所以我觉得还是很有意思。

3、大菩文化记者:今年是汉传讲经第六年,杭州佛学院在筹备工作跟往年有什么不同?

4、全国的讲经交流会到今年是第六年,在杭州是办了五年,但是今年与往不一样,就是我们刚才讲的,讲经交流会26号报到,27号在灵隐寺举行了由宗性法师来主讲《金刚经》,并且这次讲经是按照传统的讲经规矩,就是我们讲的开大座,完全按照传统的一套仪轨来做的,并且来听讲的人数有2000多人来参加了这次活动,这样的一种模式,历届讲经交流会是没有的,我们这是第一次在寺庙里面大规模的示范试讲活动,并且讲了以后所有的讲经法师一起参加了灵隐寺的一个千僧斋活动,那两个活动连在一起来做,然后27号下午举行了开幕式,我觉得其他的跟往年都一样,但是今年我们这个开始时候的示范讲我觉得很有意义,尽管示范讲在汉传佛教讲经交流会期间已经连续3年了,前年讲了,去年又讲了,那么今年又搞了一个开大座的这么一种形式,我觉得一年比一年好,大家这方面经验也越来越多,并且办的规模也越来越大,产生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我觉得这个讲经交流会特别是前面的示范讲对今后在全国各地开展讲经弘法活动都能起到一个示范作用,起到一个推动作用,所以我觉得今年的讲经交流会跟往年不一样,应该说就在这个地方。

5、杭州灵隐寺传授护国兴圣二部僧三坛大戒

6、飞来峰位于灵隐寺前,是一座高209米的石灰岩山峰。在北麓山崖及自然洞壑中,有五代至元代造像380多尊,是浙江省最大的一处造像群。

7、五代造像尚存10余尊,都是佛教净土宗的“西方三圣”(即本尊阿弥陀佛、左胁侍观音菩萨、右胁侍大势至菩萨),分布在山顶和青林洞口。在青林洞入口的西侧有后周广顺元年(951年)滕绍宗雕造的“西方三圣”,是飞来峰有题记的造像中时代最早的一龛。3尊造像都坐在高束腰仰莲须弥座上,身后有缘饰火焰纹的背光,保留晚唐的风格。

8、北宋造像约200多尊。北宋建隆元年(960年),青林洞雕阿弥陀佛像,高仅33厘米,旁刻周钦造像题记,是北宋造像中时代最早的一尊。分布在金光洞内的都是小罗汉,雕造时间从咸平三年到六年(1000—1003年)。玉乳洞内的六祖像较大,高96-116厘米不等,旁刻天圣四年(1026年)“马氏一娘”造像题记。青林洞南口,有一龛乾兴元年(1022年)的“卢舍那佛会”浮雕,壶门式花头龛高146厘米,宽150厘米。本尊卢舍那,头戴宝冠,身着圆领通肩袈裟,端坐在高束腰莲座上,双手作说法状;左侧文殊菩萨骑狮,由拂蒜牵引,狮旁有一侏儒;右侧普贤菩萨骑象,由獠蛮牵引,象旁亦有一侏儒;又有菩萨4尊、天王4尊分立两旁;龛楣上端有飞天两身,戴宝冠,着天衣,佩璎珞,捧鲜花,凌空飞舞散化;龛外侧刻乾兴元年(1022年)胡承德造像题记。龙泓洞口的3幅浮雕也是宋代作品:一是白马驮经,浮雕两位高僧,身后饰头光,似长途跋涉状,右上角分别刻“摄摩腾”、“竺法兰”字样,其后一人牵马,上刻“从人”两字;另一浮雕是三国曹魏僧人朱士行往西域佛法,其中有3人拉着2匹驮经的马,旁刻《朱八戒》字,“八戒”字系后人改刻,原刻是“朱士行”字;还有一幅是唐玄奘取经,唐僧双手合作缓步前进状。3幅浮雕全长660厘米,高100厘米。冷泉溪南侧有一龛南宋布袋弥勒像,粗眉大眼,嘻笑颜开,一手按布袋,一手执念珠,袒腰踞坐,自然生动,两侧围绕十八罗汉,依山势布局,或静或动,姿态各异,龛的周长达900厘米,是飞米峰造像群中最大的一龛。

9、元代造像近100尊,其中题记尚清晰可辨者19尊,始自至元十九年(1282年),终于二十九年,雕刻精美,保存完整,除龙泓洞内的一尊观音外,其余分布在冷泉溪南岸和青林、玉乳、龙泓、呼猿各洞周围的崖岩削壁上。明田汝成《西湖游览志余》二十五卷云:“时江南释教都总统永福杨琏真伽,自至元二十二年至二十四年,恢复佛寺三十余所,如四圣观音,昔之孤山寺也。弃道为僧者七八百人,皆挂冠于上永福寺帝师殿梁间,而飞来峰石壁皆镌佛像。”位于青林洞口的一铺元代至元十九年(1282年)的“华严三圣”,龛高240厘米,宽400厘米,顶弧拱。本尊昆卢遮那高155厘米,头戴五佛宝冠,耳垂珥挡,着菩萨装,全跏趺坐于莲座上,双手作五字剑印;左侧为文殊菩萨,右侧为普贤菩萨,均戴宝冠,披薄纱,佩璎珞,作半跏趺坐式;旁有徐僧录造像题记。在冷泉溪南岸与壑雷亭隔溪相对处,有一龛无量寿佛,龛高270厘米,宽220厘米,平顶,坐像高206厘米,头顶螺发、肉髻,着半披肩袈裟,全跏趺坐式,作禅定相;龛下有长篇“大元国杭州佛国山石像赞”:“永福杨总统,江淮驰重望。旌灵鹫山中,向飞来峰上。凿破苍崖石,现出黄金像。……至元二十六年重阳日,住灵隐虎岩净伏谨述,大都海云易庵子安丹书,武林钱永昌刊。”文中“杨总统”,即杨琏真伽。在呼猿洞有两龛至元二十九年(1292年)杨琏真伽命工镌造的石像:一龛是无量寿佛、文殊菩萨、救度佛母像,本尊高220厘米,作禅定印;右侧文殊右手举剑;左侧救度佛母,高150厘米,右手作施愿印,均坐于亚字形须弥座上;另一龛为“西方三圣”,本尊阿弥陀佛高205厘米,全跏跌坐式;其胁侍观世音和大势至菩萨各高150厘米,均半跏趺坐于亚字形须弥座上。两龛造像均有题记。在通天洞口外有一龛大白伞佛母像,龛高235厘米,宽160厘米,像高154厘米,头戴宝冠,上身赤裸,全跏趺坐于仰莲座上,左手持伞盖。龛楣上刻藏文、汉文各一行,汉文为“一切如来顶髻中出大白伞盖佛母”。过壑雷亭越溪而上,有一龛九尊造像。主尊佛母准提,三面八臂,容相丰满端丽,戴冠挂耳挡,上身半裸,饰璎珞,手执法器,结跏趺坐于莲台。左右胁侍菩萨身着轻衣,面带微笑,体态婀娜。两侧为四尊金刚,瞠目踞步,手掌兵器。龛上部有喇嘛塔,两侧各有供养天一尊,戴宝冠,托宝钵,乘祥云,向喇嘛塔飞来状。元代造像深受密宗影响。佛像螺髻高尖,菩萨宝冠上部外敞,纹饰繁缛。龛有平顶和拱券两种。莲座上沿饰莲珠纹。出现亚字形须弥座。头光和身光均素面。

10、中国中原地区的石窟艺术,主要在晚唐以前。飞来峰造像,尤其是其中元代造像,弥补了中国造像艺术史中的缺环。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

更多